李可染 井岡山 立軸

0161 李可染 井岡山 立軸

作  者:李可染
尺  寸:61×42.5cm
估  價: RMB 6000000-8000000
成 交 價: RMB:18515000

題識:
一、革命搖籃井崗山圖,可染試作草圖。鈐印:可染
二、十年不見榮才,近傳書屬畫,寄此小幀代候起居,可染又記。鈐印:李、傳統今朝
如欲競投本件拍品,敬請與本公司提前聯系,辦理特殊號牌方可競買。

李可染:《井岡山》母本在此!
1973年夏,美國耶魯大學教授趙浩生拜訪了李可染、吳作人等人,并根據采訪錄音,于香港在《七十年代》十二月刊上發表了李、吳等人評論齊白石的文章。該文觸及某些人敏感的神經,并很快成為1974年“批黑畫”運動的導火索。在這場運動中,李可染為民族飯店創作的《漓江》被列入“黑畫”。可染先生很受傷也很迷茫,一度因為高血壓引至失語。山水畫到底該畫什么,又該怎么畫呢?
一些喜歡書畫的老干部建議李可染說:你可以畫青山綠水,畫扛槍的紅軍,畫紅旗,這樣誰還能批判呢?李可染也曾向自己信賴的國家領導人谷牧請教。谷牧理解畫家的難處,說:你怎么想就怎么畫吧,不一定非要在畫上加一些說明性的細節。
青山綠水紅旗飄揚的井岡山,可以說是李可染一個既痛苦又慎重的選擇。毛澤東曾在井岡山寫下《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井岡山的斗爭》《寧岡調查》等著作,首次提出了“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論斷,回答了一些人“紅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問,并開創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這一中國式的革命道路。這樣一個神圣之地,既符合可染先生畫作對崇高感的訴求,也未嘗不是一種逆境中的自我保護。
1974年,可染先生開始以最大的力氣開始了對于井岡山題材的探索。他反復錘煉,一如他創作其他經典作品,他反復畫,直到又一種山水畫經典在他的筆下誕生。
可染先生創作《井岡山》,從名頭上看,其中兩幅最為出名,一件是1976年為日本華僑總會繪制的豎幅巨作,一幅則是1977年為毛主席紀念堂繪制的橫幅巨作幅。豎幅作品基本以井岡山主峰為主體,崇正2018秋拍的《井岡山》,即為這一構圖。可染先生在題識中寫道:“革命搖籃井岡山,可染試作草圖”,可知為大幅創作前的小尺幅試探性作品。縱觀此件“草圖”,一種渾厚博大如同里程碑式的壯闊之美撲面而來,全幅以青綠調子的井岡山主峰為主體,以墨韻之美與神韻之美相結合,山勢巍峨,群峰聳立,攝人魂魄;遠景山高云淡,景象開闊;近景數棵青松,一桿獵獵飄揚的紅旗,一隊戎裝戰士點出畫面主體——革命搖籃。他不僅畫了毛澤東《西江月·井岡山》詞意中的波瀾壯闊,還畫出了蒼潤深厚中所蘊含的深情。
1977年,李可染和關山月、黎雄才等幾十位畫家被邀請為毛主席紀念堂創作一批以革命圣地為題材的巨幅山水畫。畫家們決定以此次創作活動作為振興山水畫的突破口。可染先生決定實地寫生。此時,他已入古稀之年,身體狀況大不如前,除患心臟病等多種疾病外,還有疊趾癥,行走很是艱難,醫生勸他作罷,但可染先生非常堅持,說服醫生截去右足一趾,左足二趾。傷愈后,即在家人和學生陪同下,到了江西,于當年5月興致勃勃地登上了井岡山、廬山,回來后他創作了氣勢恢宏的橫篇巨幅《革命搖籃井岡山》。

“李可染曾以此題作數幅,并登井岡山寫生。此幅深郁蒼翠,積染中淡墨與綠色,溝壑紋理排列肅整。反復積染,山色十分沉厚,屬于李可染水墨山水中的工整之作。”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文明路71號東方文德廣場A棟寫字樓24樓全層 京ICP備 13028119
技術支持由雅昌藝術網提供

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0508號

埃及梦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