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 丙子(1936)年作 芳草神駿 立軸

0155 徐悲鴻 丙子(1936)年作 芳草神駿 立軸

作  者:徐悲鴻
尺  寸:79×42.5cm
創作年代:丙子(1936)年作
估  價: RMB 1500000-2500000
成 交 價: RMB:3128000

題識:
一、芳草得來且自飽,更須何計慰平生。丙子小寒,悲鴻。鈐印:悲鴻
二、志澄先生教正,悲鴻敬贈。鈐印:徐悲鴻
說明:上款人許崇清(1888-1969),廣東廣州人,別號志澄,是我國著名的教育家。許崇清早年留學日本,研究教育、哲學與文學。并加入同盟會,隨后回國參加辛亥革命。1922年,許崇清應孫中山之邀請,出任廣州市教育局長。同年,許崇清與廖仲愷的侄女廖六薇結婚。1923年,許崇清由孫中山指派,為國民黨臨時中央執行委員會執行委員。之后,許崇清歷任廣東省教育廳廳長、中央研究院籌備委員、中山大學校長等職務。1949年以后,許崇清先后出任中山大學校長、廣東省副省長等職務。

按: 徐悲鴻的這件《芳草神駿》作于丙子小寒(1937年1月),畫面中極具悲鴻韻味的墨勾勒出一匹低頭獨自食草的馬,畫面中充斥著“蒼茫天地”之感,馬的眼神里流露出落寞與悲憤。在這里,我們不能不提到其時悲鴻先生個人的處境和其時整個民族所處的危難。而悲鴻先生也借此千里馬來表達對自身境況的某種自嘲:有閑暇駐足慢食,且“享受”這份孤獨吧。1937年,著名畫家悲鴻來到廣州舉辦畫展,當時的中山大學校長許崇清即是此次展覽的大力推動人,當時許崇清正在大力推介西方美術,對徐悲鴻“求真”、“變革”的理念十分認同,他希望通過這樣的展覽讓廣東畫界的同仁們開闊眼界,走向更為“求真”的新天地。和徐悲鴻一樣,許崇清也有著濃厚的民族復興情懷,也同樣心系教育。在他的力促下,廣東省教育廳正式向悲鴻先生發出邀約,前來廣州舉辦個展。在結束香港展覽后,徐悲鴻攜作品來到廣州,并定于1937年5月22-29日期間舉辦個展。居穗期間,徐悲鴻、許崇清兩個志同道合的“戰友”一見如故,惺惺相惜,十分投緣。在離開廣州之前,徐悲鴻特意將有“自身寫照”意味的《芳草神駿》相贈,來表達對這段友情的珍視。許崇清對徐悲鴻的這幅“自況”意味的佳作十分珍視,他一直將它懸掛在客廳最顯眼的位置,朝夕相對。這幅千里馬,在他的心里,像一個孤獨的戰士,也像兩個理想主義者在隔空對話,相互砥礪前行。

徐悲鴻(1895-1953),原名徐壽康,江蘇宜興人。曾留學法國學西畫,歸國后長期從事美術教育,先后任教于國立中央大學藝術系、北平大學藝術學院和北平藝專,建國后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所作國畫彩墨渾成,尤以奔馬享名于世。

“在徐悲鴻的筆下,“馬”成了他個人和中華民族的某種圖騰,那些孤獨的、悲憤的、馳騁在荒原大漠上的……千里馬,寄托著他對民族復興與圖強的宏大敘事,也傾注著他個人全部激情和情感悲喜。
徐悲鴻的這件《芳草神駿》,極具悲鴻韻味的墨勾勒出一匹低頭獨自食草的馬,畫面中充斥著“蒼茫天地”之感,馬的眼神里流露出落寞與悲憤。題識上有“芳草得來且自飽,更須何計慰平生”的詩句。
這里,也許不能不提到其時悲鴻先生個人的處境和其時整個民族所處的危難。”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文明路71號東方文德廣場A棟寫字樓24樓全層 京ICP備 13028119
技術支持由雅昌藝術網提供

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0508號

埃及梦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