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正講堂 | 江建新:景德鎮出土元青花及相關問題研究

發布時間:2018-08-28 17:38:30



江建新,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長,景德鎮市御窯博物館館長。主要著作《宋元明初釉上彩瓷考略》、《景德鎮窯業遺存的考察與研究》,1984年以來多次參與珠山明清御窯遺址清理發掘。


元青花云龍紋梅瓶一對

廣東崇正2018春拍拍品


元青花問題現已成為學術界和市場的熱點,本文內容主要基于我這些年考古工作中新發掘的資料,結合過去的文獻來做解讀。內容將從五個方面來講:


一、元官窯與元青花

二、元青花與浮梁磁局及其窯場

三、關于元代青花瓷器

四、近年落馬橋出土元青花及相關問題

五、元青花的影響



元官窯與元青花

 

景德鎮的窯業在元以前都是燒造單一的品種——青白瓷,但是,青白瓷在當時應該是很有影響的。《宋會要輯稿》里有過記述,景德鎮的瓷器當時已經進入了皇家的視野,也就是進入宮廷了,應該說這是最早的“官窯器”。我們在湖田窯也發現過一個湖田窯制造的瓷器瓶底,這也是從出土遺物印證了官窯進入皇宮的事實。

 

關于浮梁磁局的記載,《元史·百官四》里面提到:“浮梁磁局,秩正九品,至元十五年立。掌燒鵝磁器,并漆造馬尾棕藤笠帽等事,大使、副大使各一員。”此時元代官窯浮梁磁局的負責人屬于九品官員,官窯不光燒造瓷器,還燒造一些皇家用的馬尾棕藤笠帽等物件,可見當時的景德鎮就有官窯的設置了。有官窯肯定就有官匠,所以官窯的設置對景德鎮的窯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個時候除了青白瓷,還出現了樞府瓷、元青花、釉里紅、藍釉、孔雀綠釉等等,都是在建立了浮梁磁局的基礎上開始出現的。


 湖田窯出土,浮梁磁局制造的瓷器瓶底子,可見宋代瓷器已進入皇宮視野,在有監制的情況下生產。


1998年,我們在珠山發現元代遺址,出現了很多以前沒有見過的元代官窯遺物,有卵白瓷、青花、藍地白花、藍地貼金等,還有青花五爪龍,從《元典章》中可以印證這些東西屬于官窯,這是元官窯所在地和燒造遺物的大致情況。遺物的發現地在北邊,叫珠山。珠山的后面,有個地點也是明清官窯場的所在地,我們以此推測當時元官窯很可能在珠山一帶。現在我們通過大量的發掘,在其它地方也發現過類似元官窯的東西。

 


珠山遺址


珠山出土元代官窯遺物


 

元青花與浮梁磁局及其窯場



遺址位置示意圖


元青花與浮梁磁局到底有什么關系呢?元十五年設置官窯,實際上,元世祖忽必烈攻克下南宋政權是在1279年,也就是至元十六年。嚴格來講,在設置元官窯時南宋還沒有滅亡,元統治者匆忙來到景德鎮建設官窯是有特殊目的的,從相關記載可以了解到,古代每一次朝政的變化,都有祭拜天地的習俗,此時到景德鎮設置官窯的目的,可能就是為了生產祭器。一般古代官窯都設置在京城附近,比如南宋的官窯設定在杭州大內鳳凰山一代,北宋的汝窯設立在開封附近,為什么元代舍近求遠跑到景德鎮設置官窯呢?從相關的文獻考證,目前達成的共識是:元朝人“尚白”,當時景德鎮生產的磁器顏色很白,可能符合了元代統治者的審美要求。    

 

浮梁磁局自至元十五年設,至至正十二年結束,存在74年。浮梁磁局雖然于至元十五年便成立了,但將作院則于至元三十年始置。《元史·百官四·將作院》:“將作院,秩正二品。掌成造金玉珠翠犀象寶貝冠佩器皿,只造刺繡段匹紗羅,異樣百色造作。至元三十年始置。院使一員,經歴、都事各一員”。其時的將作院下屬有府、司、所、局、院、庫等機構,其中局有21所,而以地域冠名的除上都金銀器盒局之外,便是浮梁磁局了。而這些局屬的官員官階品秩,似乎又以浮梁磁局最低,這是磁局隸屬將作院的情況。那么,至元十五年以前,即將作院未成立之前,浮梁磁局由誰管轄呢?參照《元史》工部條記載的職能,可能其時的磁局由工部管轄,《元史·百官一·工部》:“工部……掌天下營造百工之政令。凡城池之修濬,土木之繕葺,材物之給受,工匠之程式,銓注局院司匠之官,悉以任之。世祖中統元年(1260年)右三部置尚書二員,侍郎二員、郎中五員、員外郎五員、內二員專署工部事。至元元年,始分立工部。”其下轄的“諸色人匠總管府”與將作院所屬“諸路金玉人匠總督府”職能相似。因此,在至元三十年將作院設置以前,磁局由工部管轄可能性最大。關于磁局人事的問題,我們從相關的文獻可以考證,大都染局是九品,管理的工匠大概62戶,《元典章》認為元至二十四年左右浮梁磁局規模變大了,大概有五百到一千戶人,管理浮梁磁局的官將的位分也高了,有的已經是三品以上的官員。從這個細節可以看出,官窯各方面都在提升,官窯的生產越來越受到重視。

 

根據文獻記載,我們可以推斷出磁局的燒造活動不是長年累月都有,而是當朝廷“有命”的情況下才產生,生產完之后窯要封停,甚至“御土”(按:這里御土當指高嶺土)也要封存,不得私用。從其側面可見,磁局的窯場似乎不像明、清御廠那樣有專門獨立的廠址,因為,如果有專有廠址,也用不著燒造完貢瓷之后,便要封存御土,怕別人私用了。筆者以為當時的磁局很可能沒有專門的獨立窯場,因為元初景德鎮尚未有官窯的基礎,當時磁局有可能選擇了景德鎮地區條件較好,有一定基礎的優秀民窯作為定點的窯場,官匠可能居此借助民窯場所進行皇家用瓷的生產。就目前掌握的考古資料看,當時有可能成為磁局的窯場的大概是湖田窯和珠山明御廠一帶。

 

湖田窯劉家塢一帶,上世紀80年代曾發現元代卵白釉樞府器,以及青花大盤,罐、瓶等標本,紋飾有五爪龍紋等。90年代以后又陸續發現“玉”、“樞府”、“太禧”銘等印五爪龍紋器和元代釉里紅鳳、龍紋滴水、瓦當等標本。湖田窯是宋代著名的窯場,產品較為精良,是當時景德鎮地區最優秀的窯場之一。1997年,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F區12第三層堆積中,發現一件青瓷底刻銘文的殘器,銘文內容:“迪功郎浮梁縣丞張昂措置監造”,該器從形制看為瓶或壺的底部,出土地層不晚于南宋,上限不早于北宋。據考證“張昂監陶”銘器大約燒造于紹興八年至紹興二十五年之間,說明湖田窯曾為南宋宮廷“制樣須索”燒造過御用瓷器,是南宋燒造朝廷貢瓷的窯場之一。那么,浮梁磁局置窯燒造貢瓷時,首選湖田窯作為它的窯場是合乎情理的。綜合以上情況,筆者以為湖田窯是浮梁磁局管轄的窯場之一。

 

湖田窯出土元青花

 

浮梁磁局的另一窯場應是位于現市中心珠山明御廠故址一帶。1988年明御廠故址北側(即舊御廠阜安門外),現風景路中段馬路邊一條深約1.5米的溝道中發現一批元代官窯瓷器,器物品種有青花五爪龍紋罐、盒,金彩孔雀綠器等。2003-2004年,在明御廠北側發掘中,陸續發現元代青花、青白釉、卵白釉殘片,標本均具有官窯特征,同時發現有一刻“局用”銘的明初官窯殘器。該標本說明明初官匠們仍習慣沿用元代磁局的稱謂。1994年在明御廠東側出土一批洪武青花大盤、罐、壺、碗等大件瓷器,其形制和彩飾風格具有元官窯青花的特征,從一個側面說明生產這類青花瓷的匠人,很可能就是原浮梁磁局的工匠。就目前的考古調查看,湖田窯、珠山御廠故址是目前景德鎮地區出土有元代官窯特征器物的所在地,其它元代窯場尚未發現元官窯風格的產品。

 


有文獻中論“御土窯”產品時均謂“色類定器,體薄而潤”。說明元官窯瓷不同于以往的產品,具有色白且潤的特征,但未具體提到產品的種類,甚至著名的元青花也只字未提。那么,我們要了解元官窯的產品恐怕還須從另一方面探索。

 

確認了湖田窯、珠山明御廠故址北側一帶為浮梁磁局的窯場,那么,這兩處窯場出土的有元代官窯特征的標本則可作為標準器來對應傳世品進行研究了。從湖田窯出土情況看,“玉”字銘器物和同時出土的一批高足杯、盤、碗顯然是浮梁瓷局的產品,而與此紋飾、胎釉形制相同的傳世卵白釉瓷器自然也屬磁局燒造的遺物,如印有五爪、四爪龍紋、八大碼、八雜寶紋和印有“樞府”、“太禧”、“東衛”、“福壽”銘的卵白釉瓷自然屬磁局燒造的產品。湖田窯南岸一帶出土的元代青花大盤、大罐、大瓶,其胎體較厚,規器規整,青花呈色藍艷,紋飾繁縟,紋樣有四爪、五爪云龍紋、云肩紋、蓮紋、雜寶、鳳、蓮池等,其構圖嚴謹,彩繪工整,這類制品自然屬浮梁磁局燒造的產品。它們與現今收藏在伊朗阿德卑爾神廟、土爾其沙賴博物館的元青花風格一致,說明伊、土收藏品亦為磁局制品。

 

概括來說,至元十五(1278年)忽必烈王朝便在距京城數千里之遙的江南偏僻一隅景德鎮設置“浮梁磁局”——一個專為皇家燒造瓷器的機構。根據實物和文獻推斷,浮梁磁局的設置很可能與當時元廷需要質“純”的祭器有關,湖田窯燒造的“玉”字銘器,很可能就是至元八年成立的“玉宸院”在至元十五年浮梁磁局成立之初燒造的祭器,即浮梁磁局燒制的第一批制品。根據相關文獻推斷,磁局的燒造活動不是長年累月都有,而是當朝廷“有命”的情況下才產生,生產完之后窯要封停,甚至“御土”(按:這里御土當指高嶺土)也要封存。磁局的窯場似乎不像明、清御廠那樣有專門獨立的廠址,因為元初景德鎮尚未有官窯的基礎,當時磁局有可能選擇了景德鎮地區條件較好,有一定基礎的優秀民窯作為定點的窯場,進行皇家用瓷的生產。就目前掌握的考古資料看,當時有可能成為磁局的窯場的大概是湖田窯和珠山明御廠一帶,元青花中花紋特異(如雙角五爪龍紋)、制品最精美的產品均出自這兩個窯場,元青花當是浮梁瓷局的產物。

 


關于元代青花瓷器

 

元代的青花瓷是用天然的鈷料,在白胎上面用毛筆繪出花紋,再上釉,經過1300度高溫燒造而成。鈷料是氧化鐵和錳含量很高的復合物,除了這兩種成分,里面還有銅、硅、鉛、鉀、鈉、鈣、鎂,在燒造過程中也起了一些作用,對元青花的色調也會產生影響。人們常根據不同的色調來判斷青花瓷的年代。

 

關于青花瓷的起源,曾經有過記載:1975年,揚州唐城出土過枕殘片;1983年,出土了青花瓷碗。根據張志剛等《唐青花瓷研討》認為,揚州唐城出土的唐青花瓷為唐代鞏縣窯燒制,青花采用的是與唐三彩類似的一種鈷料,并做過測試的。最著名的例子是最近發現的“黑石號”沉船出土的青花瓷,這是遺物根據。關于宋代的青花瓷:1957年,浙江龍泉城北宋金沙寺塔基出土了青花瓷殘片,研究認為該殘片上使用的鈷料出自本省;浙江紹興環翠塔也出土過南宋青花瓷片。這是相關文獻對唐宋青花瓷情況的提示。

 

學術界有另一種意見認為,中國青花瓷的產生是在元代,元青花并不是從唐青花發展過來的,這兩者之間沒有多少繼承關系,紋飾、繪畫、燒造的工藝都不具備一脈相承的特征。青花瓷在景德鎮出現的時候,紋飾、構圖、工藝等方面一登場就非常成熟,我想,這和浮梁磁局、元官窯的設置有關系。

 

關于元青花的始燒年代,可參考以下幾則資料:1、江蘇金壇窖藏發現一件青花云龍紋罐,同窖藏出土有銀盤刻有阿拉伯文回歷714年1月(相當于公元1336年);2、江西省博物館藏“至元戊寅”(1338年)青花銘四靈塔式蓋罐;3、西安曲江發掘張弘毅后至元五年(1339年)墓出土一件青花匜,4、這是迄今發掘出土的有紀年的元青花瓷。根據景德鎮考古資料來看,元青花當燒造于元代中后期。如從湖田窯出土元青花的地層關系看,湖田南河南岸(原印機廠一帶)和龍山頭出土的青花瓷,其下層均迭壓著卵白釉瓷與芒口印花碗,這類碗與朝鮮新安海底沉船中的器物一致,因新安沉船出水有墨書“至治三年六月一日”木簡,以及沉船中不見有元青花出土,故推知元青花的始燒年代不會早于至治三年。5、在落馬橋窯址出土元青花地層,也同樣是這樣的情況,其下層迭壓類似與新安沉船中卵白釉瓷的文化層,竟沒有一件青花瓷出土。因此,綜合以上資料,如果排除延祐六年青花塔式瓶和幾則不可靠的資料外,筆者以為元青花出現于元代至治三年(1323年)以后,1336年以前,似乎比較可靠。

 

元青花

 

元青花的主要特征:1、瓷胎潔白致密,是使用二元配方(高嶺土+瓷石)的產物,這是元朝一個巨大的工藝革新;2、青花白釉閃青,光亮,還具有青白瓷釉的特點;3、青花色料為含低錳高鐵的鈷礦原料,色與釉中含有鐵斑。元青花使用的青花料是從西亞引進的高鐵低錳的“蘇麻離青”,已為科學檢測所證明;4、有鮮藍和灰藍兩種,器型有大小之分,大者色料鮮艷,小者色料灰暗,前者稱“伊朗型”,后者稱“菲律賓”型。前者器型有大瓶、罐、碗、盤之類;后者為小杯,小罐、靶盞之類。“伊朗型”元青花是該期最優秀和代表性作品,可能是元官窯(浮梁磁局)生產的。

 

青花瓷在景德鎮出現以后,就一直成為當地生產的主流。關于青花瓷制造技術的來源有很多種說法,其中一種說法是來自伊斯蘭文化的影響。元代疆域非常遼闊,許多伊斯蘭國家都在統治范圍內,伊斯蘭的燒造技術直接影響了景德鎮。還有一些人認為元官窯里還受到國內窯業的影響,比如吉州窯和磁州窯。從元青花的文化構成來看,它有伊斯蘭的文化,有蒙古人的審美,還有漢民族的題材,是三種文化交融的產物。


 

近年落馬橋出土元青花及相關問題

  

落馬橋出土元青花殘片

 

落馬橋窯址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景德鎮市考古工作者曾進行過搶救性發掘,出土了大量元代遺物,有青白瓷、卵白釉瓷、釉里紅瓷、青花瓷以及紅綠彩瓷等,其中青花瓷的品類最富,除常見的碗、盤、高足杯外,還有勸盤、耳杯、匜、蓋盒、鳥食罐、雙系小罐、大口罐、鋪首罐、雙耳瓶、長頸瓶、梅瓶、玉壺春瓶等。所見青花紋飾有梔子、菊花、牡丹、梅花、靈芝、葡萄、蕉葉、龍、鹿、孔雀、魚藻、人物故事等。還出土有青花書八思巴文缽,有在高足杯殘足上書“頭青”“黃”“吳”“戴采”青料照子,書“辛巳”二字的瓷片。根據推斷,所謂“頭青”者,即頭等(上等)青料之意,由此可見元代的上等青料是怎樣的呈色,可知景德鎮用鈷料彩飾瓷器在元代始稱“青花”。用青料書寫“辛巳”二字的殘片,可知落馬橋窯址出土元青花生產年代可推斷為至正元年(公元1341年),所以該地層中的青花器均為至正前期之物。由于出土元青花瓷以小件為多,且瓷胎略粗,與湖田窯南北兩岸出土的青花大盤、罐風格不同,如果說湖田大件元青花主要是為西亞或東南亞諸國宮殿燒造的瓷器,即所謂伊朗型青花瓷,那么落馬橋青花瓷則是滿足國內各階層及東南亞一帶普遍需要的商品瓷,即所謂菲律賓型青花瓷,這是當時根據發掘出土這批元青花資料得出的初步結論。

 


落馬橋窯址考古發掘現場

 

2012-2013年落馬橋窯址考古發掘出土的元青花瓷,從出土地層看,年代似比上次略早,數量和品類更為豐富,更為重要的是,此次出土的元青花除包含有上次出土的相同的青花瓷之外,還出土一大批器型碩大的元青花瓷殘片,這對我們全面認識落馬橋元青花的燒造情況意義十分重大。

 

做一個小結:1、這次發現的第一組青花瓷與過去出土的青花瓷相同,屬于菲律賓型的青花瓷。第二組都是大件的,非常罕見的大盤大碗大罐,尤其青花五爪龍的碗、盤、梅瓶,花卉紋的大罐子,還有龍紋的扁壺,這些標本與湖田窯燒造的“至正型”的青花瓷是相符的,落馬橋出土的這批瓷器應該就是御土窯的產品之一。2、落馬橋燒造了官窯性質的瓷器,同時又燒造大量了略為粗糙的青花瓷和卵白瓷,可見當時磁局可能是在民窯督造官用器的。3、關于元青花具體燒造的年代,從落馬橋出土的資料來推斷,燒造的上限不會早于至治三年(公元1323年),就是新安沉船的年代。而且第二組青花瓷大盤子、大罐,和珠山出土的大盤子、大罐是一個類型,應該都是屬于官窯的制品。

 


元青花的影響

 

元青花出現之后,青花瓷就作為景德鎮的主流產品之一,由明清到現在一直在燒造。元青花的鈷料來自于中東地區,當時有很大部分幾率是有阿拉伯工匠直接參與燒造元青花,這里面有伊斯蘭技術的影響。元青花的繪畫因素和構圖形式可能與磁州窯是有關系的,制造過程中大量使用了中國傳統繪畫的技巧。元青花有很多特殊的紋飾,包括云肩紋、白馬紋等等,這些都出自元官窯,有些紋飾和刺繡是相同的。可能當時將作院的畫師設計好紋飾后,下派到景德鎮,景德鎮的工匠按照這個畫稿來生產瓷器。因此,元青花是交融了伊斯蘭文化、蒙元文化、漢族文化的特殊制品。在元青花的影響下,景德鎮又生產了一些新產品。首先,青花和氧化銅的結合出現了青花釉里紅的質地,這種制品對后來的官窯影響非常大,成為常規制品。另外還有祭藍釉和白花青花,祭藍釉是在白釉里面加氧化鋁再加青料衍生出的新產品,后來成為明清官窯里非常重要的產品。還有白地藍釉的做法,也是在元青花的影響之下出現的。

 

 

注:文稿根據講座錄音整理,有刪減。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文明路71號東方文德廣場A棟寫字樓24樓全層 京ICP備 13028119
技術支持由雅昌藝術網提供

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0508號

埃及梦试玩